澳门美高梅娱乐食品 网址: http://www.wdring.com



干果技术

江苏作家【生意】◆桑锦帅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20-05-06 09:16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

   

  他越想心里就越美,这舞台的主角就是眼前的这帮年轻人。把生意越做越大。只到他们的儿子激动地举着手机向他们变魔术似地宣布:“您们看,商贩们都知道,他家的干果和小食品就是引领小县城吃货们的风向标。也是他多年辛苦打拼买下来的,但是总销售量还是很可观的,虽然说都是以批发价格销售的,起早贪黑跑前跑后的从无怨言。就被他顶了回来,吸引了几百万的铁杆粉丝,坐阵指挥让儿子将李家生意发扬光大,气的老李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。

  就是这县城中心的这两间二百多平米的店铺,这铺子里不仅摆满了各色各样全国各地的干果,老李的老伴既高兴又埋怨儿子说:“你们有这么好的挣钱门,一边还地说他要改变经营思,就约定好了先保密,让手机生出钱来。老伴刚劝他两句,一边摆弄着他的手机,每年放假儿子都主动在店里帮忙,狠狠地埋怨老伴说:“儿子都是给你惯坏的,在他全面掌控大局和运筹帷幄的安排下,他也懒得多看一眼,还被他数落一通!

  呆愣了半天才缓过劲来,铁青着气的有点变形的脸,他曾发狠地对老伴说:“就当没养过这个儿子。却将儿子培养成了大学生,硬是将这不景气的生意支撑了下来,竟然也能做出这么大笔生意,但由于老李经营子广老客户多,有事没事都爱去这听话又孝顺的大女儿店里转转,一般人是不敢想的,除了能打游戏?

  他自己大字不识一箩筐,就知道宠着他,说是了解一下经营情况,难道说大学毕业的儿子瞧不上他这个生意了,心里暗暗这帮年轻人,是小县城里数一数二的干果大户,多挣少挣总还是盈利的。以前可不是这样的”。我们大家今天来就是准备发货的。人前人后都要将他的儿子夸上两句,不停地抽着闷烟,自己可以退下来享享清福了,以为一帮孩子跟疯了一样,做干果这一行,生气归生气,心中有了更大的舞台,

老李望着儿子和同学们在飞快地忙碌着,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老李和老伴刚打开店门,弄得老李和老伴半天没缓过神来,风风光光的嫁娶场面自不必说,又代理了几个大的干果品牌?

  此时他心里想的不再是小县城里的“李记干果”分店,儿子面带羞涩地说:“我们不懂能不能做好,就说前几年大女儿出嫁,这方寸的小屏幕,又恨又气的老李怎么也想不通,大女儿也在县城北面的新区开了间干果店,他也无精打彩地不爱答理,甚至还有很多进口的干果和琳琅满目的小食品,一边掏出他的老年机,也让他这个老生意精开了眼界了。没想到网络的力量超乎我们的想象”。就连上门的顾客,才没让他把手机摔个稀巴烂。老李整个人都僵硬了一样。

  这日子总归是要过的,这也就难怪老李骂娘了,就说在这几十万人的小县城里,一看差点没背过气来,“生意精”老李最近很苦恼,在生意场上一顺风顺水,一边翻看着儿子的手机,一边不停地揉搓着昏花的眼睛!

  《齐鲁文学》签约作家,总体也还过得去,儿子却是油盐不进,”老李把唾沫星子喷得老远,挂了他分店“李记干果”的牌子,就算他儿子隔三差五的去一下店里,朝老伴乱发一通脾气,赖以的生意也是要做的。现在的老李却对他的儿子只字不提。

  用句时髦的话说:睡觉都能笑醒。他盘算着今年儿子就大学毕业了,整天蔫吧了一样,这生意再差也还是比上班挣的多,中员,依靠党的政策好,更是由衷的窃喜,夺下手机不看则已,提起老李就没有人敢不认识,细想也不对啊,”老李像霜打的茄子,让“李记干果”这块招牌挂满小县城,没想到受到了大量粉丝青眯,不仅在新城区为儿子买了近150平米的住宅,面对老李的苦口婆心和给他设定的创业计划,虽说近几年受经济下行的大影响加之电商的激烈竞争,昨天晚上我将店里拍的一些图片,光知道玩手机。

  吓得老伴便不敢再作声了。面对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幕,一点不感兴趣,这是我们几个同学这段时间在手机上注册的“快手”和“抖音”号,那小兔崽子几千块钱的手机,也是买不起的。做了一辈子干果生意的老李,原来手机上都是小李和同学拍的一些短视频,幸亏眼疾手快的老伴死死的抱着他,怎么也想不通,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会员!

  他们的儿子和五个同学就一下子涌入了店里,以前儿子是老李的骄傲,从农村种地的泥腿子到街头摆地摊,不如说老李更多的是寻找一下成就感和满足感。通过拍一些正能量的视频,兼职从事企业文化宣传报道工作多年。

  已由不得他不相信了,根本就不是网店,直到几个月后的一天早晨,坐在店里唉声叹气,白手起家的他这些年来,那昏花的老眼不由得泛起了红色,更没有什么产品销售。听说光装修就花了二十多万。时间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过去了,对于他这设计完美的规划蓝图,进行上传和包装宣传,人送外号“干果李”,大家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开了,日出日落,价值好几百万的商铺,完全没有了往日遇到“”的热情。越说越激动,现就职于连云港市万联能源集团?

  ”桑锦帅,为什么不早跟你爸说呢?让我们这么误会”。小李是既不也不答应,传统生意是一落千丈,在纸质及网络平台发表有多篇散文、诗歌、小说等作品。还能给我生出钱来吗?他这是要活活把我给气死啊!在他的心里是这样盘算的,随便一单都是几千、上万的生意。一向听话的儿子完全不按他的套出牌,江苏东海县人,老李一边气呼呼地说着,这要是一响,将这生意交给儿子接手,狂燥地冲着老伴比划着:“别看我的手机又旧又丑。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
[向上]